综艺奇

首页 >韩剧情> 正文

韩剧《迷雾》_韩剧迷雾第6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_迷雾_韩剧TV_热播韩剧网_热播网

韩剧《迷雾》_韩剧迷雾第6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_迷雾_韩剧TV_热播韩剧网_热播网

韩剧迷雾第6集剧情介绍姜泰旭放下身段为慧兰 事故案变数一一浮现

凯文李的尸检结果出来了,死因是顶骨发生多处骨折,凯文李死前没有系安全带,法医认为很可能是车祸撞击之后,脖子猛烈后仰导致的骨折。事故之后车着火了,但是凯文李的呼吸道却没有吸进任何烟尘,这说明凯文李在车着火前就已经死了,警察还是认为他杀可能性比较大,法医无法给出明确的是否他杀的结论,尸检结果模棱两可,普通事故和他杀的可能性各占一半。

徐恩珠跟警察说不愿意让自己的丈夫被人说三道四,成为丑闻的主人公,既然现在没有他杀的证据,就此结案就行了。

局长和高慧兰都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对方说有高慧兰杀人的证据,高慧兰认为新闻行业被威胁是常有的事情,因此并不放在心上。

高慧兰停职的那几天,news9的收视率下降了6%,局长安排高慧兰复职之后,收视率直接飙升了11%,目前在韩国能将收视率做的这么好的新闻主播,只有高慧兰了。副会长认为高慧兰虽然有能力,但是身上也存在不少危险性,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可能将JBC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局长迫于压力,打算将韩知媛召回来,顶替高慧兰的职位。

监狱里的河明宇刑满出狱了,他出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偷去看高慧兰。

徐恩珠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回忆着凯文李去世当晚的事情,当晚凯文李回家后,徐恩珠正在收拾行李,准备让凯文李回美国继续比赛,但凯文李厌倦了比赛,他认为想赚钱的话,自己再多接几个广告就行了。

在美国的时候,徐恩珠每天辛辛苦苦帮别人做清洁,好不容易才将凯文李推上冠军的位置,现在听到凯文李不愿意继续比赛,她的心都凉了,加上知道了韩知媛和高慧兰的事情,更加生气,两人大吵一架,凯文李接了一个电话准备出去,徐恩珠取下结婚戒指威胁,凯文李毫不犹豫地取下自己手上的戒指,然后没有一丝留恋地离开了。

高慧兰和姜泰旭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也愿意将自己在工作上的困难跟姜泰旭分享,韩知媛要回来接替news9的位置,这让高慧兰很有危机感。姜泰旭拿出一个司法人士聚会的邀请函,让高慧兰一起去参加,JBC副会长的挚友姜燏也会参加的,姜燏在检方是非常有能力,姜泰旭希望通过姜燏能帮到高慧兰。

姜泰旭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清高的人,不喜欢争名逐利,所以对高慧兰一心爬向高位的想法很不赞同,但这次竟然为了让高慧兰留住news9的位置,宁愿用自己的人脉,帮助高慧兰攀关系,高慧兰很感动,姜泰旭说自己永远都会守护高慧兰的,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守护不了,那么其他那些清高的信念都是白搭,高慧兰被姜泰旭打动,夫妻俩和好如初。

徐恩珠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存储卡,那是高慧兰行车记录仪里面的存储卡,徐恩珠看到了高慧兰车上发生的一切。

姜泰旭的律师事务所忙不过来,于是安排事务长尽快再招个人,但是国选律师工资低、工作又忙,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来这里上班。河明宇到姜泰旭的事务所面试,他因为杀人罪坐牢十九年了,事务长吓得直接将茶水喷了出来,事务长明确表示不能接受河明宇,但河明宇一直在事务所不肯走。

司法人士的聚会上,姜泰旭和高慧兰一起出现,姜燏主动跟姜泰旭和高慧兰打招呼,并带姜泰旭参与到黄金门俱乐部内部。

黄金门俱乐部,司法研修院出身加韩国大学、法学院同学们一起组建的,属于他们的主流组织,以韩国司法机关和媒体的基调组建的,在检方拥有绝对力量的俱乐部。

姜燏跟姜泰旭一一介绍那些检方名人,当那些人听到姜泰旭是一个国选律师时,纷纷不屑一顾,又听到姜燏介绍他是姜寒秀大法官家的儿子时,立刻转变态度,因为姜泰旭的父亲姜寒秀正是黄金门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

高慧兰再次收到威胁短信,对方说要在聚会上公布她是凶手的消息,高慧兰看到一个可疑的黑影一闪而过,匆忙追了上去。

姜泰旭见到了JBC的副会长,副会长得知他是高慧兰的丈夫之后,明白他是想为高慧兰求情,让他保留高慧兰news9主播的位置,副会长正准备直接拒绝,姜泰旭说自己在当检察官的时候,副会长的儿子曾涉嫌毒品,姜泰旭以嫌疑不充分为由撤下了诉讼,现在姜泰旭请副会长相信高慧兰,副会长答应暂时不动高慧兰的位置。

高慧兰从黑衣人的身形看出他是凯文李的经纪人,她追到停车场之后,对方就消失不见了,而高慧兰的车上,被人用油漆喷上了:高慧兰是凶手。姜泰旭调取了车库的摄像记录,也看到了喷漆的人,正是凯文李的经纪人。

高慧兰查到了凯文李经纪人的资料,经纪人名叫白东贤,白东贤的姐姐白仙姬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正,现在等待肾脏移植,每两天就要做一次血透,白东贤因为常赌博欠了不少钱,还有酒驾、挪用公款等前科,这些以前都是凯文李帮他摆平的,现如今凯文李死了,白东贤已经开始借高利贷了,因此才找上高慧兰。

姜泰旭回到办公室之后,事务长忙将河明宇的简历给他看,姜泰旭让事务长先去法院忙。河明宇是法律大学毕业,曾因看不惯仗势欺人而杀人,现如今出狱了,想正经找一份工作,姜泰旭想要试试河明宇的能力,于是将白东贤的照片给他,让他尽快找到这个人。

卞优贤是一个检察官,姜泰旭曾是卞优贤的前辈,在姜泰旭成为国选律师之后,卞优贤还是处处被姜泰旭比下去,上次参加司法人士聚会,卞优贤为了加入黄金俱乐部曾花费不少心力,没想到姜泰旭凭借着家世又一次将他比下去了,卞优贤气不过,决定从高慧兰下手。

卞优贤约了警察出来谈,凯文李之死现在还没有提交到检方,所以卞优贤没有权利接触,因为尸检报告模棱两可,所以需要找到其他变数,让他杀的可能性变大,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将案件提交检方,这变数有两点,一是高慧兰的行车记录仪,一是凯文李的经纪人白东贤,卞优贤让警察尽快找到这二者其中之一。

白东贤虽然人品不好,豪赌,但是对姐姐却无怨无悔的付出,姐姐是他最重要的人,高慧兰在白仙姬的病房守株待兔,等到了白东贤。高慧兰帮白仙姬交了拖欠的医药费,并为白仙姬的肾脏移植排到优先等级,以此交换白东贤手里的东西——泰国照片的底片。

徐恩珠约高慧兰出来吃饭,她说自己近期不打算回美国了,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她看出朋友的意义了,要将高慧兰给她的,原封不动还回去,这时姜泰旭也来到饭店。

评论 抢沙发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