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奇

首页 >韩剧情> 正文

韩剧《迷雾》_韩剧迷雾第13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_迷雾_韩剧TV_热播韩剧网_热播网

韩剧《迷雾》_韩剧迷雾第13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_迷雾_韩剧TV_热播韩剧网_热播网

韩剧迷雾第13集剧情介绍目击证人证词矛盾被揭发 局长主导舆论偏向高慧兰

吴敏哲是大勋高中的前任校长,作为目击证人,完整地陈述了案发当日凌晨所看到的一切,案发当日吴敏哲在附近停车场内休息,看到两个男人在吵架,其中一人是凯文李,凯文李被另一个男人撞击到墙上后一动不动,之后凯文李被放到汽车驾驶座上,伪造成车祸现场。凯文李的案发现场伪造完毕之后,高慧兰也出现在现场,并给了杀死凯文李那个人一笔钱,之后两人都离开现场。

局长看到审判现场的直播视频之后,对高慧兰也失去了信心,加上最近高慧兰想要抢局长的位置,处处跟局长作对,局长决定以高慧兰涉嫌杀害凯文李为主题做一个70分钟的企划案,相信一定能够成为热点中的热点,而这份企划案交给卞优贤检察官的妻子李主播来做,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凯文李之死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检方和警察通过各种途径调查证人,紧急逮捕,已经是人尽皆知了,这个时候目击证人才缓缓出现,让人心生怀疑。郭记者和韩知媛讨论起这个目击者时,想起之前高慧兰曾报道过一个私立学校财团入学舞弊,说的就是大勋高中,有了这起私怨,吴敏哲所陈述的事实就更像是提前演练好的剧本了。

第二个证人是姜基准,在凯文李事故现场,姜基准是第一个将嫌疑人锁定为高慧兰的,卞优贤询问姜基准第一次听到高慧兰的名字是什么时候,姜基准如实回答:19年前,乐园洞金店杀人案现场,有高慧兰的痕迹,当时他就怀疑河明宇的杀人动机跟高慧兰有关,被爱情所支配的行动力,足以冲动至为爱杀人的程度,因此姜基准认为这次凯文李的死,就算不是高慧兰亲自动手,很可能也是唆使他人动手的主谋。

开始审问高慧兰了,卞优贤公布了高慧兰和凯文李十年前曾是恋人的事实,之前高慧兰被凯文李威胁时,曾通过公共电话给凯文李打电话,被路边的摄像头记录下来了,由此卞优贤推测,高慧兰是为了摆脱凯文李的威胁而杀人。

各方陈述完案情以及证据之后,这次的审判就结束了,下次审判是三天之后。

姜泰旭对吴敏哲的证词有怀疑,于是让事务长去调查吴敏哲是否有被收买的可能,调查结果显示,吴敏哲曾是校长,退休之后便在郊区售卖一些农产品,并不缺钱,平日里也乐于助人,邻居对他也都是好评。

根据吴敏哲所陈述的案发时间,大概是凌晨三点钟左右,姜泰旭让事务长去拍一下案发现场凌晨三点的照片,希望能从中找出吴敏哲证词的矛盾点。

姜泰旭收到一张交警罚单,当他看到罚单内容后,看上去有些惊恐,这时姜基准来事务所找姜泰旭,姜泰旭紧张地将罚单藏到身后。姜基准是为了调查白东贤失踪而来的,白东贤手机信号显示的最后位置,是姜泰旭事务所的附近,而恰巧姜泰旭受伤了,当天河明宇又出现在姜泰旭所在的医院,因此姜基准将这一系列恰巧,联系到了一起。姜泰旭解释自己受伤是因为担心审判,太过紧张导致失足滚落楼梯,他并不知道河明宇为何会出现在医院。

凯文李去世的现场,是一处有些荒废了的工地,那里人烟稀少,车也很少,姜基准调查了附近的车辆来往记录,以及公车乘客信息,发现在当天凌晨三点左右,有人乘坐第一班公车离开了案发现场。

高慧兰给韩知媛和郭记者了一份企划案,希望他们两个帮忙做,高慧兰坚称自己没有杀人,之所以被推上审判台,完全是韩日钢铁的报复行为,她打算将这一群人连根拔起,而被当成枪使的卞优贤,就是她的首要目标,也是关键人物。

卞优贤的妻子李主播在旁边听到了高慧兰的计划,回到办公室后,匆忙给卞优贤打电话,让他别太相信姜燏他们,万一事情暴露,姜燏他们推卸责任,那一切罪责都是卞优贤一个人的。李主播不知这是高慧兰的引蛇出洞之计划,高慧兰早已在李主播的办公室内安放了窃听仪,听到了李主播和卞优贤的对话。

韩知媛对高慧兰有些看不明白,她不懂高慧兰要将卞优贤后面的人连根拔起,是为了给自己脱罪,还是为了真正的大义,郭记者对高慧兰非常崇拜,他相信高慧兰有些手段可能不太好,但她的目的都是最纯粹的。

第二次审判开始,姜泰旭拿出了一张案发现场白天的照片,让吴敏哲辨认哪里是案发现场,哪里是高慧兰停车的地方等这些细节,吴敏哲回答的支支吾吾,不过也都回答完整且符合逻辑;之后姜泰旭又拿出一张凌晨三点左右,在案发现场所拍摄的照片,照片中一片漆黑,只有路口两个灯光微弱的路灯,几乎完全辨认不出来刚刚吴敏哲所说的案发现场以及高慧兰停车的位置,更何况在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看清楚对方的脸?由此,姜泰旭断定吴敏哲是在做伪证。

之后姜泰旭拿出了当时大勋高中舞弊案的新闻材料,吴敏哲显然有些紧张和不自然了,称那个案子完全是高慧兰为了新闻材料,联合学校老师污蔑她的,但是他没有因此而做伪证。

姜泰旭申请由报道局张局长作为证人,证实吴敏哲和高慧兰之间的关系,以及那份新闻材料的真实度。当年报道出大勋高中舞弊案之后,吴敏哲曾向法院提出诉讼,由姜燏事务所的律师担任辩护人,因为高慧兰的新闻材料完全属实,所以吴敏哲自然败诉,之后吴敏哲曾寄到报道局一封威胁信,称迟早有一天要弄死高慧兰。陈述完事实之后,局长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当初在播出韩日钢铁和江惠建设腐败投标之后不到两小时,高慧兰就被紧急逮捕且没有公布逮捕原因,之后高慧兰播出郑大韩嫖娼,审判又突然被提前,且之前从未露面的目击者突然登场,这一切来得太过巧合,局长怀疑是有人利用舆论,想要坑害高慧兰,因此也希望详查此事,如果有人想要利用舆论而曝光一些不符合事实的事情,那么报道局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第二次审判结束之后,吴敏哲随卞优贤回到办公室,卞优贤询问吴敏哲为何要隐瞒曾经腐败贪污的事情,吴敏哲提到了姜燏,而这些被躲在办公室门外的郭记者用录音笔录了下来。

局长的话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第二次审判的视频被上传到网络之后,舆论一边倒倾向高慧兰,目击者做伪证已是大众认定的事实,而高慧兰是被舆论迫害的。

警察局的一个小警察无意间听说,一个姓崔的出租车司机,曾在两个多月前某一天,凌晨三点左右载着一位奇怪的客人到了那片施工工地,也就是后来的案发现场。崔司机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天,只记得当天下着大雪,而那位奇怪的客人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像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

评论 抢沙发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